年轻人的996,中年人的N+6!真有“35岁定律”吗?

真有所谓的35岁定律吗?

最近被一篇《时代抛弃你,连声招呼都不会打》的爆文刷屏,转发的都是35岁左右的同龄人,大家心有戚戚焦虑爆棚。“工作10年,年薪100W,被裁10分钟”——这些高度概括的数字,戏剧性地展现了中年中层刹那间的陨落。更有文章揭示了所谓的“35岁定律”——很多人在大公司35岁后就会遇到职场瓶颈,既看不到“财务自由的希望”,也没有养老无忧的寄托,跳槽也鲜有公司“接盘”。

人到中年确实面临职场天花板,人生、事业的转型拐点,但上升到“被时代抛弃”的高度,也言过其实。特别是像甲骨文这种科技外企,明明还拿着N+6的赔偿,有人赔付就拿了100多万,足够让很多996的年轻人做上三五年的。这些发表“被时代淘汰抛弃”言论的,要么是在营销线上知识课程,要么推荐鸡血鸡汤公众号。

在中国转型的当口,裁员确实时有发生。和经济增速、行业岗位,以及公司性质都有密切关系,被裁的人员并不是“被时代淘汰”,而是面临一个“历史的宿命”。

基层裁员多与外资制造业撤离相关

新闻上广泛报道的裁员潮,要么集中在外资制造业,以“世界工厂”的苏州为例,继2017年希捷、JDI等相继关闭苏州工厂,2018年7月16日,又一外资企业欧姆龙永久关闭其苏州工厂。而从2015年以来,苏州每年撤离的外资企业保持在2-3家。

而制造业外资广泛撤离苏州乃至中国,与土地、劳动力成本上升,以及中国经济转型“退二进三”密切相关。

中层裁员“35岁定律”多在一线城市TMT行业

TMT行业,也就是电信、媒体和科技行业(Telecommunication,Media,Technology)。这些公司大多分布在北上广深和新一线城市,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,这些公司对规模、增长要求高,实行“996”一贯制,工作强度大,35岁以后很难跟上公司节奏。这时如果员工没有进入核心管理层,将会面临较大的职场尴尬。

不同公司不同裁员风格,中西文化差别大

TMT外资企业较多,即便像京东、滴滴这样的国内互联网公司也有很强的外资风格,执行严格的职业经理人制度。

但也有很多内地企业,并不见得如此大张旗鼓。很少出现短期性的“大规模裁员”,而是时不时就“人员精简”。裁人也不会“10分钟”——而是让你调换岗位、加大工作量、变相减薪,最终自己主动离职,自然也拿不到什么赔偿。

这是外资和国内不同的企业文化,没有高下之分,前者重契约,后者重面子,尤其这些内地公司明明暗地拿了实惠,同时让员工保留足够的体面,也是有厉害之处。

反思自己,还是要质疑时代?

此篇爆款文章之所以触动我们,不是裁员,也不是赔偿,而是“被时代淘汰”的宏大问题。然而,这本身就是个伪命题:什么叫时代,一年二年,还是五年十年?淘汰,怎么算淘汰,标准是什么?被裁员就算淘汰?

尤瓦尔·赫拉利在《未来简史》中说到,汽车淘汰起马来,马奔跑得有多快、翻越栏杆的姿势有多美,又有什么用?同样的,我们今天所“提升”的能力,是不是就能确保明天的竞争力?

比起我们天天苛求自己知识升级、认知突围,或许更应该首先质疑一下这个“时代”!年轻人996,人到中年ICU,我们到底该反思如何不被出局,还是要质疑这个时代是不是本来就有病?

病一:快增长与“规模病”

创业公司求大求快,求规模,求上市;上市公司继续求大求快,求规模,求利润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我们的经济开始变成一台永动机,到处渗透着现代资本主义的神话。

按照这个神话,经济增长永远是第一位的。用尤瓦尔·赫拉利的话说——“如果想解决问题,可能就需要拥有更多;为了拥有更多,就要生产更多。”这是资本的逻辑,任何问题,都能用“把饼做大”来解决。

在“增长和规模”的迷信下,企业员工自然都是连轴转,不惜牺牲家庭和谐、个人健康来换取公司份额规模、个人收入的增长。

病二:“分工细化”

社会化大分工的不断细化,导致部门、岗位之间壁垒加重。有些岗位是“为细分而细分”,以房地产案场策划岗为例,十年前,一个案场只需要一名策划,负责对接广告、制作、活动等等相关企划推广事务。现在要求3到10人不等,各自有不同的分工,有的专门对接制作印刷,有的专门组织活动,居然还有专门的费用、电子流程专员,市场营销本身就是跨界性工种,如此细分虽然短期提高了效率,但长期并没有价值。而且岗位越细分也越容易被取代。

病三:超负荷“需求”

消费主义刺激出了很多需求,从最新款的手机、电脑、口红再到母婴亲子、培训教育,直播口红都可以带来巨大的销量,令人震惊。80后从小被灌输的“量入为出”等观念,现在似乎是不合时宜的。大量宽松的信贷,精美的广告,都在鼓励刺激消费。

需求一多自然要依赖高增长的收入,收入高增长又要依赖TMT为代表的高增长行业;高增长行业节奏密集,常态化996,又会倒逼员工年轻化。

如此一来,我们就开始陷入一个死循环路径:需求多——提高收入——进高增长行业——公司倒逼员工年轻化、996。

这是一场资本、社会和个人共同合谋的死循环,唯一的解,就是共同放弃高增长。但这几乎不可能。

所以,“被时代淘汰”的不是一个个个体,而是整个时代——是“时代,被时代淘汰了”。而我们个人的努力,也只和自己有关,和时代无关。

比起反思怎么升级知识和能力,笔者认为更要关心的是,怎么去简化需求,摆脱粗放的高增长依赖路径。

自我实现还是自我剥削?

德国新生代哲学家韩炳哲,写了几本不“著名”的小书。书中提到“自我剥削”的概念。他在《精神政治学》一书中写道:“工业资本主义并没有向共产主义转变,而是从后工业、非物质生产方式逐渐演化成新自由主义和金融资本主义……如今,每个人都是自己企业的自我剥削者。主人和奴仆寄生于同一人,就连阶级斗争都变成了自我进行的内部斗争。”

其大概的意思是:在经济增长的大前提下,资本催生了各种需求,消费主义的新型价值观,通过媒体广告,向群众不断洗脑,让人们误以为就是自己的需求。为了满足这些需求,我们不得不“自我剥削”——随时随地地工作,压榨自己,升级装备,美其名曰“自我实现”。

在“自我实现”的幻觉下,将自己的时间、精力、技能——自己将自己拆分成无数个零部件,然后向内剥削自己,甚至还有一点“自由的感觉”。

和流水线上被工厂剥削不同,这是基于“自我的需求”,“自我”心甘情愿。

然而这份“自我实现”,仅仅只是资本规训人们劳动的美妙故事而已。是我们一直在用这个故事,定义自己和别人。

什么是故事,什么是事实?

人生不是一则故事,我们也要勇于打破、看透自己和身边的故事。就像开头提及的爆款文章,这就是一则中年失业的故事,并不是完整的事实,更没有所谓的“时代结局”。我们的时代已经生产了太多故事。“自我实现”就是最激动人心的那一个,也是最要警惕的那一个。资本让人们生产出了太多“自我”,你有没有确定,要去实现哪一个?

人到中年,与其去逐一“实现自我”,不如去放弃“多余的自我”。35岁的我,对自己的要求如下:

健康第一,“自我”有很多个,身体只有一个;

重视家庭,家庭氛围比高价培训班更有利孩子成长;

有一个能坚持、不花钱,或许还能赚点钱的小爱好;

少买东西,多储蓄,保留乱七八糟的好奇心。

说到底,如果我们用资本的视角看自己,我们随时会被更年轻、更便宜、更“新型号”的商品劳动力所取代;但如果用人文主义的观点看,越到中年,越要拥有作为一个完整的“人”的基础条件:鲜活的生命力、良好的沟通力、关系的构建力、积极的学习力。警惕“有用”的技能,多培养“无用”的爱好,因为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赛道。

「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」

「 图片 | 视觉中国 」

商务合作:biz@chinamoments.org

投稿、内容合作、招聘简历:friends@chinamoments.org

延伸阅读:

    无相关信息
标签:自我 时代 增长

上一篇:众解说看MSI:iG提前下班拒绝996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